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2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催情藥讓我失去理性和嫂嫂上床

不想說穿你的管理有多爛、他對你已失望透頂。仔細想想,真是人性本善。作為管理者,定要樂於反省。我想要去禮服店上班真的有比較好嗎?

  兩年前,因為工作原因,要去市中心學習壹個月,我家離學院有點遠,大舅子家離學院只有兩條街的距離,所以借住在大舅子家。臨行時老婆千囑咐萬叮嚀,在哥哥家要學乖,遇到家務要主動幫忙,說話要有禮貌雲雲,我都不是小孩子了,哪能不懂這些道理,哎,老婆真羅嗦。

  大舅子在壹家私人公司做業務主管,工作不算忙,但應酬比較多,也給那個不該發生的事情提供了時間上的允許。記得那天下午我從學院回去,路上和幾個學員壹起走,壹個學員提議去小喝壹點,因為是星期五,周六沒課,加上我自己也推脫不了只要去了。

  喝過酒到達嫂子家住的公寓裏也是晚上了9點了,天已經黑了。因為他們兩口子有時候回家晚,所以也給我配備了把鑰匙。我拿出鑰匙打開門,進到客廳看到壹個男人壓在嫂子的身上,嫂子在掙紮著,嘴裏叫喊著“混蛋妳滾開---救命啊”,我腦袋猛的壹震——居然是耍流氓的!

  我大喝壹聲“住手!”壹個箭步沖上去,抓住那男人的後衣領使勁往後壹摔,腳下別住那人的腳踝,“啪”壹下,那人壹個仰面朝天摔在地板上,我騎上去照那人的臉就是幾拳,因為剛���過酒,嘴巴也不把門了,邊罵邊打“妳個死孩子,不想活了”那人從我喊的那聲起就沒反應過來,被我揍過壹頓後,方知道用手護住臉,還喊著“兄弟別打了,饒了我吧,我下次不敢了”“X妳媽的還有下次是不?!”我罵著又是壹陣拳頭。

  不知咋回事,我腦袋忽的壹暈,被那人推離了他身上,他爬起來慌不擇路的就往外躥,碰巧撞在茶幾上又摔到在地,然後連滾帶爬的逃出門外去,我也想去追,可腳步就是邁不出去,後來想到估計是酒精的作用,其實反過來想,如果不是喝過酒,我認為我不壹定是那人的對手。

  我才173公分,那人比我高半頭左右,並且比我“胚褂子”大(土話,意思就是比我肩膀寬,也可以理解比我魁梧吧)。我呆呆的站在那好象被麻痹了似的動彈不了,忽然壹只手從後面拍了我壹下,我揚起手轉過身就在拳頭落在身後人臉上的壹瞬間,發現那人是嫂子。

  “嘎”緊握的拳頭來個急剎車,停在嫂子左臉距離3公分的半空中“嫂子,妳嚇壞我了,差點打到妳,妳沒事吧,那人是幹什麽的,怎麽跑進咱家了,大哥呢?沒在家啊,妳沒受傷吧?”嫂子也被我的架勢嚇到了,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我。

  但聽到我問了壹連串的問題,居然笑了壹下,然後幽幽的說道:“弟弟,幸好妳來的及時,要不,我沒臉見妳大哥了”“到底咋回事?”“我們家的煤氣閥前幾天不是壞了嗎,我找煤氣公司來修理,沒想到來個流氓,枉我還把他當好人還讓他水喝,碰巧妳大哥說今晚有事回不來,要不是妳,後果真的不堪設想啊”

  “煤氣公司的?那明天給他們打電話,查查派的是誰,然後讓派出所處理去,這年頭真是太不安全了,在家也遇危險”我邊說著邊撓著頭皮,這時嫂子壹把抓住我撓頭的手“哎呀,弟弟妳的手破了,快坐下,嫂子給妳清理包紮壹下”說著就跑進臥室端出壹個帶“ ”膠布的箱子,放在我旁邊,打開箱子,從裏面拿出消毒藥水,棉棒和紗布。

  然後輕輕的托起我的手,小心翼翼但熟練的清理著我手指關節上的傷口和流在手指縫裏的血……清理完畢後,嫂子要纏紗布,我搖頭說“算了,還是露著吧,好的快”嫂子犟不過我,只好做罷,端裏藥箱起身回臥室了。

  這時我口渴的難受,拿起茶幾上剩的壹杯飲料壹飲而盡,味道怪怪的,管它呢,解渴就行。等嫂子出來,我對她說“嫂子,時間不早了,我去睡覺了”嫂子攔住我說“別著急呢弟弟,看妳剛才也夠辛苦的,去洗個澡再睡吧”我壹想也是,雖說剛才發生的事情前後不過5分鐘,但由於時間緊迫,事情突然,身上還真出了汗來,於是我進屋拿出換洗的衣服走進衛生間,放開噴水籠頭開始洗澡……

  洗好後,把換下的衣服塞進洗衣機,待到明天再洗,反正明天也不上班嘛。我進入自己的房間,躺倒床上打開手機,調出MP3聽起音樂來。也就是十多分鐘的空,身上慢慢感覺到有點異樣,說不出的感覺,有點燥熱,有點眩暈,我心思是酒精的作用也就沒太在意---本來嘛我就沒多大酒量。

  可是腦子中竟然不自覺的想起男女之事來,郁悶,這是咋回事?這時,我聽到嫂子敲門的聲音“弟弟睡了沒?”“還沒呢嫂子,有啥事嗎?”“我可以進來嗎?”“請進”嫂子打開門走了進來,這次嫂子來,我自己能聽到有種嘭嘭的心跳聲,腦中浮現出男歡女愛的場景,該死,怎麽可以有這樣的想法,我真是太無恥了!我趕緊拋棄那齷鹺的想法問嫂子“怎麽了嫂子?”

  只見嫂子緩慢的走到我睡的單人床邊,用手摸著自己美麗的臉龐對我說:“弟弟,我也不知道怎麽回事,這壹會突然感到身體不適,我已經吃過退燒片了,可癥狀還是沒有緩解”我直起身,發現嫂子的臉微微泛紅,額頭有細密的小汗珠“嫂子,妳是不是吃了不幹凈的東西啦?”其實當時我和她的癥狀壹樣。


  “沒有啊,就半個小時前喝了壹杯飲料而已”“飲料?茶幾上的那個?”“是啊,妳怎麽知道”我下了床,快步走進客廳,茶幾上有兩個杯子,壹個已經被那混蛋碰倒灑光了,壹個是我喝過的空杯子。我拿起杯子看了起來,這時嫂子跟了出來問道“有什麽不對嗎?”

  我沒吱聲,忽然發現我喝過的杯子底部有點剩余的沈澱物,難道是藥粉?“嫂子,這飲料是咱家的嗎?”“是啊,我晚上才拿出來的,給那人倒了壹杯,我自己喝了壹杯,怎麽了?”“沒事沒事”我意識到事情的嚴重了---我和嫂子都喝了那賊人下的春藥。只是那人沒能等到藥性發作就著急動手,也碰巧我正好趕來,要不,嫂子真的會被那人……

  正想著想著,站在旁邊的嫂子突然身子壹墜,整個軟了下來,我上前壹把扶住---就是這壹把把我和嫂子的貞潔給破壞了!壹只手掌正好托住嫂子柔軟的胸部---我發誓我不是故意的!!!嫂子也感覺到了異樣,猛的壹挺身,脫離了我的手,臉刷的壹下紅了。“對不起,我……”嫂子沒說話,怔怔的看著我,眼神中有迷離的感覺,我發現我自己也越發的難受起來,呀的!藥物起作用了。

  她轉身走進臥室,出來拿了幾件衣物去了洗澡間,然後是水落在地上的聲音。完了,嫂子壹定生氣了,希望她不要想歪,我不是那種人。我只好回到房間關上門,再次躺到床上聽著音樂,幽雅的音樂卻阻止不了我的躁動,我感覺全身血液都往壹個地方湧去!

  音樂還在響,我的下體已經膨脹的十分難受,真服了,是什麽人造了這樣的藥,它又是怎麽流通在市場上的呢?我起身走到門邊關了燈,再躺到床上翻身脫下睡衣,自尋起來---自從結婚後很少自己動手了。

  我幻想起以前和老婆在床上的恩愛,可腦海中很難搜尋到老婆的樣子,而嫂子剛才面泛桃花的臉蛋卻壹直呈現出來,完了,我不能有那想法啊!!!正當我極力排斥腦海中嫂子影象的時候,門突然開了,“啪”燈也亮了,整個房間剎那間如白晝壹般,而我,全身上下壹絲不掛,下身的“擎天柱”高傲的仰起!

  嫂子站在門口盯住我“弟弟,真是對不起,因為我和妳哥哥單獨住慣了,所以有時進出就┅┅”可她卻沒有退出去的樣子,反而把門關上上前幾步來到我床邊,好象絲毫都沒有看到我沒有穿衣服的樣子。我卻驚呆了——不知所措,眼怔怔的看著嫂子在我身旁坐下沒有任何反應。

  當時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!我擡起了頭,偷偷的看了她壹眼。她半低著頭,倒像壹個犯錯的小女生。驚奇的是我發現她披著長長的秀發,那雙黑白分明、水汪汪的桃花眼甚為迷人,姣白的粉臉白中透紅,而艷紅唇膏彩繪下的櫻桃小嘴顯得鮮嫩欲滴。

  “弟弟,嫂嫂很不舒服,身體好似著火了壹般難受,妳就幫幫嫂嫂吧”說著,我腦袋“轟”的壹下空白了,我失去了理性時間仿佛靜止住,我推倒她用全身,不對!用畢生所有的力量進行活塞運動,我要升天了---那種飄飄欲仙的感覺讓我忘卻了壹切!

  她到底是誰?妻子?嫂子?我在做什麽?我們在做什麽?壹連串的問題浮在我的腦海,但有壹個思想在壹瞬間將它們全部壓扁,壓的毫無痕跡,那是壹種原始的沖動,人類與生具來的生理反應和需求---我想做愛!和坐我旁邊的女人瘋狂的做愛,不管她是誰!我徹底沒有任何理性了,唯壹知道的就是發泄!
有兼職的飯局小姐工作嗎?12. 其實,人都是很賤的,愛你寵你的人你不稀罕,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